(陆羽茶交所最新消息)天门与湖州的“对话”

niken 907 0

    转载于陆羽茶交所公众号,原标题:因茶结缘同为故里,陆羽文章如何做?——天门与湖州的“对话”

    3月22日,陆羽国际集团董事长严建红邀请湖北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长江金融工程研究院院长、武汉大学中国金融工程与风险管理中心主任叶永刚教授一行赴天门考察调研,受到天门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兴铭的热情接见,并举行座谈交流会。

(陆羽茶交所最新消息)天门与湖州的“对话”  第1张


    会上,严建红董事长首先向杨兴铭市长汇报了陆羽国际集团近几年来的主要工作情况,并就即将召开的第三届世界大健康博览会,与天门政府联合推广陆羽茶文化活动进行邀约。同时表示,依据天门市政府提出的“十四五规划”文件指示精神,落实打造天门茶文化之乡,建设万亩茶种植基地,陆羽国际集团将积极响应,当仁不让,愿全力投身创建天门茶文化之城。

    并期望在天门市政府的积极支持下,在天门规划建设陆羽国际总部----“一镇二园三中心”,即一二三产融合的陆羽国际茶人小镇,主体包括“陆羽国际标准茶园”(六大类茶示范种植观光基地),以此为基地,打造“陆羽茶文化产业园”,建设包括:陆羽国际茶叶标准科研、交易仓储、文化旅游等三大中心。形成茶科研、种植、生产、交易、仓储、会展、游学、体验、文创等全产业链集群,做实天门陆羽茶品牌,做强天门茶产业。

    叶永刚教授在会上谈到,长江金融工程研究院作为一个合作伙伴和战略联盟,将围绕天门市政府和陆羽国际集团的战略规划,以产业金融方面的服务优势,以乡村振兴大战略的突破口,打造茶产业的金融工程示范基地,并提出为湖北天门提供企业升级、产业升级、乡村振兴升级的三大升级,成为全国的茶产业金融工程样板。

    杨兴铭对严建红、叶永刚关于天门茶产业、茶文化做出的建言献策表示很有收获,为推进天门茶产业的思路创新、促进县域经济发展带来了先进理念,提供了有力指导。并指出政府将会成立专班,积极统筹安排对接,落实应勇书记强调的“谋定后快动”,真正把产业落实在项目上,带动天门经济、文化的高质量发展。

    天门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杨寒出席座谈会。

    以下摘录湖北日报“传承茶文化振兴茶产业”系列报道《陆羽文章如何做?——天门与湖州的“对话”》,欢迎更多关注湖北(天门)茶产业、陆羽茶文化的有识之士提供宝贵的建言献策。

(陆羽茶交所最新消息)天门与湖州的“对话”  第2张

    天门-湖州陆羽文章如何做?

    茶,以一片片叶子,流淌于中华文化的长河,滋味绵长。

    天门与湖州,因茶结缘。出生于湖北天门的唐代茶学家陆羽,因在浙江湖州写下了世界上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得名“茶圣”。天门和湖州也因陆羽,分别被誉为“茶圣故里”和“茶经故里”。

    天门著名的景点陆羽故园内,一座高耸的陆羽雕像矗立其中,他的目光投向远方;千里之外的湖州陆羽阁,身负盛名的“陆羽”也深深凝视着遥远的故土。目光交汇,思绪万千。面对陆羽留下的茶文化遗产,两个“故里”间有怎样的对话?

    深知茶文化的重要性,多年来,天门致力于打“陆羽牌”——在茶文化的学术挖掘上,走在全国前列。然而,同样是打“陆羽牌”,天门无论是知名度,还是产业发展,与湖州都还有一些差距。

    提到陆羽,只知湖州不知天门的尴尬,并不鲜见,而产业的发展更是相距甚远。

    放眼湖州,在陆羽文化滋养下的茶产业发展势头良好,2020年,全市茶叶种植面积为42.14万亩,产量1.2万吨,产值52.8亿元。湖州茶产业以占全省12%的茶园面积、7%的茶叶产量,贡献了浙江21%的茶叶产值,位居全省第一。湖州培育了安吉白茶、长兴紫笋、莫干黄芽、三癸雨芽等一批区域公用品牌,其中,安吉白茶品牌影响力最强,连续11年跻身全国十强,产值占湖州茶产业的半壁江山。

    反观天门,从古至今并不是以一个产茶著称的地方,受制于“先天不足”的地理条件,当地很少有人种茶,缺少规模茶园。现在,天门也开始种植茶叶,但规模不大,虽有“季儿茶”“竟陵红”等本地茶叶品牌,但茶产业发展相对滞后。

    同打“陆羽牌”,两地茶产业、茶文化发展为何有差距?我们应该向湖州学什么?

    “首先,差在一个融字上。”陆羽国际集团董事长严建红致力于推广陆羽茶文化,他认为,天门茶文化起步早,但产业发展滞后,文化产业“两张皮”现象较为突出。而湖州恰恰做好了这篇“融文章”。

(陆羽茶交所最新消息)天门与湖州的“对话”  第3张

    在天门,只要提起陆羽,当地人一定会推荐去茶经楼看看。

    茶经楼坐落于陆羽故园,是天门陆羽文化的标志性建筑。楼高53.85米,共九层,为仿唐式风格建筑,是我国目前体量最大的茶文化博物馆之一。每当夜幕降临,茶经楼灯光亮起,与西湖灯光带交相辉映,韵味十足。

    近年来,天门市高度重视“茶文章”,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业。依托古雁桥、龙盖寺(西塔寺)、东冈草堂等与陆羽有关的遗迹,天门正将陆羽文化的深厚内涵融入城市景观设计和建筑设计之中,力争让陆羽历史遗迹串珠成链,打造特色景区。目前,茶经楼所在的茶圣故里园正在申报国家4A级景区。(编者注:已经申报成功)

    近年来,天门市高度重视“茶文章”,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业。然而,不少游客在游玩过后,往往觉得是公园而非“故园”:大部分景点仅停留在描述文字和建筑上,欠缺实质内容。天门人坦言:缺少产业支撑的茶文化,总有些“底气不足”。

    而湖州人普遍有一个共识:光有文化不行,只有产业也不够,一杯茶,只有注入文化,才是有滋味的茶。在这一思路引导下,湖州大做“融文章”——2020年,湖州整合茶文化资源,推出“生态湖州”文化茶旅线路,以安吉白茶、紫笋茶、莫干黄芽等产业带为线索,串联起辖内安吉、长兴、德清、吴兴等地。

    在“一片叶子富了一方百姓”的安吉县,一产正“接二(产业)连三(产业)”。帐篷客酒店等落户溪龙万亩白茶园,使农业旅游结合密切,游客不断;茶农们不仅在茶叶品牌包装上动足脑筋,做强旅游产品,还主动开起了“茶家乐”;影视产业每年为安吉带来500万的追星族……

    行走湖州,以安吉白茶为代表的湖州茶产业步入跨越式发展的轨道,茶文化、茶工艺、茶食品、茶旅游等产业链蓬勃兴起,一二三产业总产值超过70亿元。

    行走湖州,最直观的感受是,茶文化的推广已深深渗透进这片土地。早在2014年,湖州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每年“谷雨”之日为湖州市“全民饮茶日”,营造“知茶、爱茶、饮茶、奉茶”的氛围。“以立法的形式高规格推进全民饮茶,在天门乃至湖北难以想象。”湖北省茶产业协会副会长李云说。

    推动“全民饮茶”,社会力量也不遗余力。1990年成立以来,湖州陆羽茶文化研究会截至目前,累计做了《湖州茶文化的现状、不足及建议》《陆羽〈茶经〉申遗》等11个调研课题,个个和茶产业发展密切相关,绝大多数得到了市主要领导的批示。

    全民饮茶,视野不只在湖州。2014年起,湖州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举行春茶开采新闻发布会、茶叶拍卖会,赴香港、台湾等地进行茶文化推广。30年间,湖州市政府不断修复陆羽茶文化遗迹,陆羽古道、大唐贡茶院、三癸亭等一批遗址、遗迹得到了有效保护。独特的古老茶文化,吸引着世界的目光,每年韩国、日本等境外茶产业考察团一波接一波。

    不管是做文化研究,还是引导产业发展,都离不开滋养它的土壤。这也正是天门欠缺的。

    在安吉,几乎没有大型茶企,而是以面广量大的家庭式茶园为主,延续着自产自销的模式。

    安吉县溪龙乡党委委员龚文金介绍,安吉白茶走的是高端路线,一年只采一季,一亩收益是其他绿茶的2-3倍。政府适时作出规定:不以面积论英雄,不盲目扩张,茶园面积多年稳定在17万亩左右。

(陆羽茶交所最新消息)天门与湖州的“对话”  第4张


    政府给具备资格的安吉白茶茶园颁发“茶园证”,茶农按照严格统一的标准种植,采摘后使用各自不同的工艺制作,让安吉白茶呈现出各美其美的口感,以满足不同客商的口味需求,而这也是安吉白茶多年售价高且供不应求的重要原因之一。

    每年,安吉白茶协会会员主动交纳费用,委托第三方机构到全国各地开展“品牌打假”,实行有奖举报;农户自觉遵守“公约”,杜绝使用农药和催芽剂,不做虚假宣传……

    安吉白茶的发展模式,与湖北走规模化发展的路子大相径庭,天门乃至湖北茶产业、茶文化发展,又该如何走呢

    陆羽到老,都没有回到天门。但“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的诗句,道尽了他对故土的魂牵梦绕如果茶圣能够“穿越”,回到当下的故里,一定会感到欣慰:家乡的土地上,连片茶园升腾起浓浓绿意;大街小巷,悠悠茶香开始沁人心脾。

    2021年天门市政府工作报告响亮提出:打造1万亩精品茶园。1万亩多吗?与湖州比,不多;与全省其他地区比,也不多;但与过去的自己相比,却迈出了一大步。这是行动的一大步,更是思想观念的一大步。

    由于地理条件、种植传统、历史积淀等原因,天门与湖州的茶产业基础不同,不能简单类比,亦不能照搬其发展模式,但湖州人的人文情怀、格局视野、开拓精神和市场意识等,值得好好揣摩、借鉴。

    按照规划,天门市将强化产业支撑,重点打造茶文化旅游区、茶基地体验区、茶产品交易区,逐步把天门建成中国茶文化展示中心和中国茶产品交易中心。

    “1”只是开始,我们期待,“茶圣故里”演绎出更多接“二”连“三”、“无中生有、有中生优”的融合故事。


全部回答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